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广州公益网

查看: 119|回复: 0

离开公益的年轻人:怀揣理想,为何不得不离开?

[复制链接]

3202

主题

3903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417

齐志志愿者专属勋章齐志志愿骨干专属勋章齐志爱心伙伴专属勋章齐志荣誉嘉宾专属勋章齐志荣誉贵宾专属勋章齐志工作人员专用勋章

QQ
发表于 2020-9-1 23: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c1e8b77f5a094000863fc688268b661.gif

撰文 ▏王慧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进入公益领域,将公益作为就业首选。
进入的多,离开的也多。除了正常的职业流动,他们为什么选择告别?
公益天然具有理想主义的色彩。即使不以情怀“绑架”,也不能否认,许多人在进入公益行业时,怀揣着一定的社会理想,以及希望实现的社会价值。然而,理想与现实的冲撞,个体与组织的疏离,价值观与社会现状的撕扯……“人”的流失如影随形。
是什么击溃了他们最初的理想?是什么吸引着他们转向新的赛道?《社会创新家》专访了五位离开公益行业的年轻人。他们中,有的已近乎绝望,直言“公益行业没什么前途”;有的只是短暂跳出,希望带着新的所学再回去;有的则是因为机构发展向好,自己可以“放心离开”……
以下是他们的自述:


dc4f10234c39e3ce4d69152102b0096b.png 曲鹏29岁 2013年迈入公益行业 全职公益时间5年
我最初接触公益是在大学。2010年,我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学专业读大二,“歌路营”来做青年公益领袖成长营,我很感兴趣,于是去参加。大四我在歌路营实习,毕业后就全职加入。
在歌路营工作三年后,我去了“灵析”。现在已经离开公益行业,进入一家做用户行为数据分析工具的商业公司。
不得不说,当时离开,经历了痛苦的思考。但我明白,自己确实没有耐心再等待公益行业的正本清源和成长。
如果说,公益行业的主流叙事经过了三个阶段,参与式发展、公民社会和公益市场化,那我恰好赶上了公民社会末期和公益市场化萌芽。歌路营资方之一是何进博士,所以我也接触了一些有关参与式发展的内容。
这三种叙事无所谓对错。只是在热热闹闹的景象之下,我觉得行业进步不大。我在灵析接触过各种规模的社会组织,却已经看不到太有趣的项目。公益行业很容易接受互联网的话语体系,覆盖最多受益人和让数据提升的项目更容易被追捧。公益项目运作的专业化理论实际上都已经被抛弃了,在这种视角下发展公益项目没有任何意义。
公益市场化以及规模化的愿景很好,只是大家想得比较片面,觉得到更多支持就可以做到。商业公司所谓的效率高,是建立在组织能力之上,但公益组织最缺的就是组织能力。公益行业没有标准,全靠价值观推动,但机构内成员的价值观又很难时刻保持一致,结果就是组织内部有矛盾,组织延续不下去,经验也无法传承,机构注定做不大。
而且,我发现公益行业并未像我想象中那样以专业性发展,而是由一些人际关系、小团体主导。种种积累,已经让我觉得公益是一个没什么前途的行业,我身处其中也做不出什么东西。所以我还是离开了。
不少人在商业和公益间流动,有像我这样跳出来的,也有从商业公司进入公益组织的。从商业进公益的人,有些是因为在之前的工作中遇到瓶颈,想换个环境。这其实只是在逃避,这些问题之后还需要面对。而且如果他们还想回到商业公司,估计会比较尴尬。
还有一些是在商业上已经取得成功,想换一个领域实现价值。这些人其实不太愿意向公益行业学习,只想把之前的经验搬过来。至于这些概念该如何结合现有资源,用公益行业的思维把事情做好,他们没有想过。结果就是,这些概念听来很好,但实施起来很难。抽象些说,这些大佬没有“人”——一位位受助人的概念,只有受助人数量的概念。
我并不后悔一毕业就进入了公益行业,这符合我当时的考虑。而我现在的一些能力,也是公益行业带给我的,比如思考问题的高度、同理心等等。现在的工作中,我可以和各部门更好地协作,就是因为我更理解他们想要什么,这是公益行业带给我的正面影响。
但我不建议年轻人进入公益组织,这对职业训练没有任何帮助,除非他能进入一家比较好的公益组织,或者无法进入好的商业公司。我的幸运之处在于,歌路营对我做了不错的职业化训练,而且进入灵析后,我可以接触各种各样的公益组织,这让我有不一样的思考。现在一些年轻人还在公益组织之间跳来跳去,但他们看到的东西是一样的,有些为他们感到不值。
现在工作不顺心的时候,偶尔也会冒出回到公益行业的念头,做自己更熟悉的事情。但行业还是那个行业,想想还是算了。


57ca9846926dd3ab15e7beee0645d1b0.png 裴筱33岁 2013年迈踏入公益行业 全职公益时间6年
我曾在壹基金工作近6年,之后短暂入职长江商学院。2019年,我加入王石先生的助理团队,主要从事品牌和商业相关的工作。当然,如果工作上有和公益相关的业务,我很乐意帮忙。选择这份工作时我就表达过,未来我还会回到公益行业。
我算是个价值驱动型的理想主义者。大学参加志愿者协会时,接触了国际组织,感觉很酷很有趣。本科毕业后,我去乡村支教,自己联系基金会为学校拉来了些资源。那时开始对公益有强烈的向往,觉得可以实实在在帮到人。我原本在中国人民大学读哲学,为了增加“非营利组织”专业背景,还专门读了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社会政策与发展”专业。
2013年4月,四川雅安发生地震,恰好壹基金要成立驻雅安灾后重建办公室,我心潮澎湃,放弃了北京的工作,果断申请了。
进入公益行业后,我一直很庆幸自己没有像身边很多朋友一样,抱怨着自己不那么喜欢的工作,但具体到日常上还是会有些落差。
在雅安做防灾减灾项目两年半后,我回到北京,主要负责儿童发展项目设计和执行。2018和2019年,“标准化、规模化”的理念比较热。壹基金作为一家行动基于联合救灾网络的公募基金会,在全国有数百家合作伙伴。那时,我们的核心工作是为合作伙伴带去标准化产品,并在过程中支持、管理伙伴,就像麦当劳的中央厨房,把握、输出标准化菜单。我感觉自己离受益人越来越远。一段时间内,这让我很迷茫。
坦白讲,这并非我的初衷。我向内追问过,为什么自己会被公益行业吸引?本质上,感受到受益人的需求被看到、被满足和被赋能,自己内心涌出暖意,是我工作的动力,及对工作价值感的诉求。但在“规模化”的大潮下,每当我因为困惑想寻求答案,得到的回复总是,作为资助型基金会,机构使命之一就是孵化合作伙伴。理论上,合作伙伴也是我的受益人,但实际“标准化”又像另一只手扼住了伙伴们个性化发展的空间,毕竟大家不都是麦当劳门店。在议题研究和项目设计的同时,满足传播、筹款、伙伴管理等耗时巨大的相关方诉求,逐渐松散了焦点,这让我痛苦。
“公益”现在总被拿来跟“商业”比较,大家希望建立起规范化的建制,希望作为一个行业被更多人看到,但我认为行业最底层的方法论还没有形成最终闭环,也还不足以为受益人和捐赠人提供终极产品。我们都了解,许多基层一线公益组织非常需要资源去解决真正的需求和矛盾,“规模化”、“标准化”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对这种需求的回应。我理解行业生态面临的挑战,基金会很难逐一对一线项目方案进行审核、评估、资助,但如果不首先考虑受益人的最根本需求,合作伙伴的能力会自然成熟到不再需要“标准化”支持吗?我不知道。标准化产品只是“中点”不是“终点”,从“中”到“终”的后半段怎么实现才是真正需要被资源重视、被精耕细作、埋头苦干的部分。只是,这些工作往往事倍功半,影响力输出有限。我认同道阻且长,也期盼行将将至。
由本心出发,当个人情怀不断向行业趋势和机构策略发问时,换一条车道也许能够找到答案。
离受益人远了,我想索性深入捐赠人后方,说不定有机会架起某条曾经过不去的河的桥梁,于是去了长江商学院。在这里,我听闻了很多令人敬佩的企业家公益故事,但无疑大家都会面临“助者发心”和“受助者需求”之间的根本命题。之后我决定暂别公益岗位,努力站在商业视角重新认识世界,希望再回来公益行业时,能带回些许问题的答案。
很多人认为从公益到商业的职业转变跨度太大,比如“公益人对挣钱没有欲望,在商业领域将是致命短板”,我之前也受这个想法影响,但实际两者并非如想象般割裂。所谓公益人难以适应商业规则的要求,其实是自己设立的心理障碍。进入商业领域,我当然也花了不少时间突破自己。但现在看来,决定你能否胜任岗位的始终是你的思维、学习和沟通能力,这些是从踏入职场的第一天就开始积累的,无论这个第一天从哪里开始。何况,很多公益人在踏入公益圈的时候都舍弃了很多,我想,能做出这样选择的人,内心力量必定可以支撑他攻克更多难关。
我依然喜欢公益行业。做公益的过程中看到、关怀别人的需求,和看到、关怀自己的需求其实是呼应的。这让我慢慢找到了和自己和谐相处的方式,这种感觉让人自在、安定、感恩。
前段时间,我几乎遭遇了一场生活的“狙击战”,父亲突然病倒,自己的身体也差点崩溃。当亲身面对“个体诉求与社会发展间”诸多矛盾时,满是辛苦挫败。那段时间一直鼓舞我的,是王石先生最近表达过的一个观点——他在新书《我的改变——个人的现代化40年》中讲,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国家的成就卓然,但这只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经历的第一个四十年。此刻的我们正站在下一个历史时期的起点,亟待解决的问题依然很多,这便是我们这代人对“第二个四十年”应然的责任和担当。
这个观点常常让我从紧张烦闷的心情中放松下来,用更包容的心态看待问题,对未来充满希望。从2008年到现在,中国的公益行业经历了不长的发展,未来,我们也许能参与到它更重要、更可持续的发展阶段中去。


dbaa0205df261270a06ee3665dc69fdb.png 罗诗灿27岁  2016年迈入公益行业 全职公益时间4年
2013年,我作为志愿者参加了“担当者行动”在福建宁化安乐乡中心小学开展的夏令营。当时,我正在东北师范大学行政管理专业读大二。也是在这一年,担当者启动了县域实验区助学工作,主要是依托志愿者,联合当地教育局、校长、教师、家长等群体开展长期、系统的教育助学服务。2014年,我作为第一批项目协调员驻扎在赣南革命老区瑞金。2016年,我全职加入担当者。
担当者是一所全国顶尖的阅读助学公益机构。选择加入它,是因为影响中国乡村教育是我一直期待和感兴趣的。在担当者,我主要负责品牌筹资,就这样做了四年,今年刚刚离开。
从我的观察看,这几年社会发展越来越好,公益行业肯定也会越来越进步。在观念上,大家这几年变化就很大。担当者关注的阅读公益,趋势也只会越来越好。我接触的同行中,大部分筹款、品牌、项目影响力都有提升,当然,规模也大了。这可能是因为现在进入公益行业的人才多了,各种互联网工具、平台也有所增加。
我所在的担当者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开始了新一阶段的跨越,作为高度互联网化、平台化的机构向外输出资源,整体规模也不再像一个初创型的机构。我觉得我可以放心离开了。
我的离开更多是个人原因,我还有其他想实现的事,比如环游中国和创业。不过,也有一点原因是,我确实已经感受到了个人想法和行业趋势的冲突。
这些年比较热的理念是规模化,担当者现在也在规模化的起步阶段。但根据我对公益的理解,这是一件需要精耕细作慢慢施加影响的事,是“小众”的。公益机构也应该是精致的。总谈规模化、市场化、社会治理,不是我想象中的公益。一旦一件事情需要规模化,就是时候需要国家政策介入了。
我参加过一些规模化平台的活动,个人感觉他们讲得很高屋建瓴,不接地气。现在国内很多公益机构还在温饱阶段,离他们谈论的理想太远了。
最近我一直在走遍中国的路上,未来计划做文旅方向的创业。我很喜欢之前和“担当者”团队的相处,但估计自己不会再回到公益行业了。
不过,月捐是我会继续坚持下去的小事。我也会继续寻找更多人加入担当者的月捐,支持中国乡村教育。


675d757bfdd9b21ddfad746cf51573af.png 陈美玲30岁  2013年迈入公益行业 全职公益时间7年
2013年,我从闽南师范大学社会工作专业毕业。我们班一共40多个人,包括我在内,只有3个人自愿报这个专业,其余都是调剂来的,后来也有人转走。我之所以学社工,和汶川地震有关。那时电视上的抗震救灾新闻铺天盖地,看到志愿者在现场支援,我心里很澎湃,像打了鸡血。高考后选专业,我百度“什么专业能去灾难一线服务”,跳出来的结果就是“社会工作”。
大学四年,我学社工的心很坚定,当时我们老师说过一句话,“要去帮助别人,光有爱心是不够的,还要有方法。”这句话鼓励了我。毕业后,我也想在工作中检验一下自己到底学了什么,就直接入了行,到深圳鹏星社会工作服务社做一线社工。
当时,我遇到的最大挑战是平衡和政府部门(社区委员会)的关系,一方面要避免成为他们的职能部门,一方面要保持良好关系,以获得支持方便开展项目。慢慢地,我面临一些不可调和的价值冲突,比如,主管领导更愿意迎合社区居委会的需求,忽视了项目服务群体本身的需求。
2015年,我辞职回到厦门,入职同心慈善基金会,负责的还是社工方面的工作,先后担任过项目主管、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主任和项目评估组负责人。这段时间,我接触的群体也很多,志愿者、社区社工、困境儿童、初创社会组织等等。
但越做越觉得,社工行业有很多我不能接受的地方。比如,有些从业者似乎有一种成就感,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很“伟大”的事,开始用类似“公益”“免费”“奉献”的要求去“绑架”路人或者志愿者。
而且,社工行业门槛比较低,没有选拔人才的标准或要求。有些机构的标准是只要愿意做事就可以;有些则又非常局限,要求必须是社工或相关专业,这就导致团队同质性太高,限制了其发展。我的感受是,这个行业做事效率普遍比较低,大概是因为薪资水平不高,也没有良好的考核、晋升机制。
2020年,我从公益行业离开,开始筹办社会企业。其实这也不等于完全离开公益行业,算是换了一种方式做自己理解的公益。选择做社会企业,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资金,如果依靠政府,可能会因为领导的更换导致项目中断,何况拿政府项目本来也不容易。我们更想通过社会企业实现“自我造血”。我对社会企业的理解并不是“公益市场化”,而是商业反哺公益,“两条腿走路”。
现在还在构想具体模式,理念要落地并不容易,尤其是商业部分,我们非常缺少市场思维。好在这几年认识的一些朋友都愿意给些支持。
我不太建议年轻人第一份工作进入公益行业,一方面是考虑到职业晋升和薪资待遇,一方面是低效率容易消磨掉激情。如果有情怀非要来,最好选择制度相对完善、规模大一些、相对成熟的组织。
现在整个社会的公民意识其实在倒退,公益也在回落。而且公众对公益的理解还比较狭隘,认为公益就是捐钱或者免费。不过,我目前的想法还是继续做相关工作,这个仍然是我的兴趣所在。


8190db99c23ad3eca9b57d53ed2a1555.png 晓冰26岁 2016年迈入公益行业 全职公益时间2年
我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在“歌路营”,从2016年3月到2018年7月。机构的核心项目叫做“‘新一千零一夜’睡前故事”,每天晚上给农村寄宿留守儿童播放一个睡前故事,陪伴他们入睡。
之所以进入公益行业,一是因为我在山东师范大学读公共管理时,接触了“非营利组织管理”这门课,很感兴趣。我记得这门课的教材是康晓光老师编的,后来我因为想了解这个行业在如何运作,又看了一些相关的书,比如熊培云的《重新发现社会》。二是和我自己的成长环境有关,我自己是农村出来的,知道农村孩子面临着什么。
在歌路营的两年多里,我一年负责筹款,期间也兼做一些设计工作;一年负责机构信息化管理系统从0到1的建设,现在看角色应该是PM(项目主管)+ 产品经理。
离开公益行业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收入相对商业机构来说确实比较低,刚入行时工资只够维持基本生活,租房、吃饭基本就没了。
二是个人成长上的焦虑,当时遇到的问题,按现在互联网公司流行的说法,是“如何通过数据驱动业务”。有了信息系统后,我们采集了学校大量的播放数据,但如何通过数据抓手,做好学校播放质量管理,做好项目实施质量管理,是当时遇到的困惑。我很长一段时间无法从组织、行业内得到答案,十分焦虑,就离职了。
我现在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产品运营。有人认为公益人可能很难适应商业公司的要求,出去不好找工作。从我自己和一些同事看,虽然大家第一份工作都在 NGO,但转行都还挺成功的,只不过需要多走一些弯路,多花一些时间。
我认为,公益行业转行难的原因并不在于公益行业,转行转岗对任何人来说都不容易,主要还是看人的持续学习能力。歌路营属于职业训练做得相对好的机构,我们也积累了一些通用能力,比如 MVP (最小可行产品)方法、快速学习的能力、如何做用户调研、如何做产品可用性测试等,这些在公益项目和商业项目上都适用。
我现在的工作内容和原来关系不大,但有一定的相通性,比如对之前离开歌路营时期望解决的问题和困惑,现在已经有了一些答案。有些岗位的 JD (职位描述)壁垒不算高,可以到了新岗位再持续学习。
不过,我还是不太建议年轻人第一份工作选择公益组织,一是很多草根 NGO 的职业训练对职场新人来说并不友好,可能会导致转行比较困难。二是这个行业已经很久没看到新的机构和血液,创造力和创新性在枯竭。三是在我看来,相比商业机构,公益组织对人的能力要求其实更高,但行业现状却是人才质量并不高,存在很多无法适应商业机构而去 NGO 的人,这种环境下个人成长会比较慢。END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 往期推荐—


ce97f49aa983e43ca188e2ef3b25d2d5.png

9e0548a17a5061086075146a941b6e52.png
— 更多内容 —
▏王振耀谈「99公益日」:「公益国家队」进场参与竞争,应给予鼓励▏经济学家揭秘个人慈善捐赠:理性还是感性?利他还是利己?▏牛津海归闯入蚂蚁森林,最潮创业怎么活下来?▏着眼于大处:基金会主要法律风险之防范




4ff58d3bde101cb582fb175b78e52a57.jpg
f1a853c79198769a85a712737b188427.gif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图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抗疫

QQ|  版权:广州市越秀区齐志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备案号:( 粤ICP备14025298号 )   公安备案号:4401040200194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