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广州公益网

查看: 60|回复: 0

慈善募捐岂能无视当事人知情权

[复制链接]

2987

主题

3687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683

齐志志愿者专属勋章齐志志愿骨干专属勋章齐志爱心伙伴专属勋章齐志荣誉嘉宾专属勋章齐志荣誉贵宾专属勋章齐志工作人员专用勋章

QQ
发表于 2020-1-13 11:4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网络筹款18万元,受助人只能拿3000”,消息一出,网友纷纷表示被震惊了。事实真相到底如何?

媒体报道,谢先生5岁的儿子被查出患有神经母细胞瘤,目前在杭州治疗。让谢先生感到愤怒的是,他一直是自己筹钱给孩子看病,可在网上,有人却利用他儿子的信息获取同情,还收到了近18万元的捐款。最后经交涉,在网络上发起募捐活动的机构表示,按照规定,可以资助他3000元。

经谢先生口述,事件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最早是轻松筹的一位工作人员与谢先生联系,商量募捐,从谢先生手里拿走了孩子的病历,拍了照片,可是后来就没了下文,而且轻松筹的那个工作人员也联系不上了。然而在几个月后,谢先生却无意中在支付宝公益平台里看到了自己小孩的照片,还有自己的籍贯、经历等信息,并且发现到目前为止捐款接近18万元。

相信看到这里,所有的网友都要愤怒了:这不是典型的诈捐吗?谢先生口述的事实经得起查证,但这里仍然有一个核心情节需要特别点出:从支付宝公益平台上发布的募捐公示信息中可以看到,此次募捐的性质为公募,即不是为特定个人而展开募捐,旨在为浙江地区处于困境的大病患儿提供救助。

实事求是地说,如果谢先生由于在公益平台的募捐信息里看到了儿子的照片,进而认为整个募捐活动是围绕自己孩子而展开,这其中应该多少有误解的成分。至于善款分配的金额,3000元当然不多,但对照公示信息中“为困境大病患儿提供3000-50000元”这一条款,还算是符合最低标准。

弄清这一点很关键,但其他问题同样重要。最让人困惑的是,慈善机构以包括谢先生儿子在内的大病患儿急需救助为由,在公益平台上发布了募捐信息,最后也成功筹集到了一些款项,谢先生一家理应是求助者和受益人之一,为什么在这个过程中完全不知情?

这样一个疑问还会催生出另外一个问题:最早与谢先生联系募捐的是轻松筹的一位工作人员,但最后的募捐并不是在轻松筹平台上展开,而是浙江百草园公益服务中心从轻松筹处得到了谢先生的信息,最后由浙江千训慈善基金会出面在支付宝公益平台上发起了募捐。按照相关机构的说法,在这次公益募捐活动中,千训慈善基金会是发起机构,而百草园则是执行机构。

轻松筹、千训慈善基金会、百草园公益服务中心,这三者之间的关系看上去有点错综复杂,难免会让像谢先生这样的普通人蒙圈,但这里完全可以把复杂的问题进行一下简化。

很简单,作为公益筹款平台,既然已经和求助人取得了联系并获得了相关信息,即使由于某种原因无法进行募捐,是不是必须告知求助人?如果另有他用,是不是更应该尊重当事人的知情权?

作为公益慈善机构,不论从何处获得相关求助信息,一旦准备以此为据展开募捐,是不是应该有一个求证、审核的程序?像谢先生这样,募捐时不知情,善款分配还要等到自己偶然看到并上门讨要,岂不是太荒唐了吗?

面对这样的一幕,网友现在给予“诈捐”的评价显然还是太情绪化了。毫无疑问,不论轻松筹、千训慈善基金会、百草园公益服务中心在事件中各自起到了什么作用,其中的瑕疵是掩饰不住的。

媒体报道后,轻松筹作了公开回应,但只是表示筹款活动系由公益组织在其他平台发起,并没有对患儿信息的流转作出解释。世上很多事不一定都要锱铢必较,但公益慈善不一样,因为慈善事业容不得半点污损,否则就是自毁长城。

在这一事件中,慈善机构和相关平台都需要给出明确的说法。

来源:南方都市报
广州市越秀区齐志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较场西路东关汛3号三楼
联系电话:020-83707079  18520081188(机构微信号)微信公众号(齐志公益):qizhi11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  版权:广州市越秀区齐志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备案号:( 粤ICP备14025298号 )   公安备案号:4401040200194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