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快人一步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广州公益网

查看: 772|回复: 0

社会工作服务是paper work 还是people work...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9 21: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齐志公益 于 2018-5-2 16:57 编辑


推荐 | 社工客(ID:shegongke)
作者 | 颜小钗来源 | 中国社会工作
姚大爷告诉记者:“之前大V 机构(化名)的社工和现在凤城社工的服务做得都挺好,只要符合条件的活动我都参加。”
“‘大V 社工’和‘凤城社工’ 做得都很好。”西湖社区居委会梁主任也这么认为。
在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凤城街道的西湖社区综合服务中心里,居民志愿者代表他们口中的大V 机构指的是2014 年7月凤城街道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引入的一家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凤城社工指的是凤城街道于2017 年7月借广东省民政厅“双百计划”在街道设站招募6 名社会工作者(以下称“双百社工”)的契机,向社会公开补招了15 名社会工作者(以下称“街道社工”)。
大V 社工和街道社工都在清远市清城区服务过,但为何居民口中赞美的大V 社工,凤城街道没再相中?前不久,记者为探寻清远市这两种社会工作服务实践背后的逻辑, 进行了深入采访。

986ad78056a6384f49cb616f84d74dd1.jpg
角色定位:是伙计,还是伙伴
如何高效地让最有需要的群体得到更周到保障,也能培育社会自治能力是凤城街道直接招聘街道社工为居民服务的考虑因素。凤城街道党工委书记曾生算了笔账,一项服务如果由政府购买机构的11 名社会工作者来做,要花120 万元,如果在购买合同外再让机构做一些别的服务,还得另外给机构经费。如果由街道招聘的社会工作者来做同样的服务,补招的15人也就75 万元, 算上开展活动的经费也比购买机构的服务少花不少。而且,提供的服务会更加契合群众的真实需求,并与街道各部门密切配合,在民生保障、社会治理方向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
同时让相关方不解的是:“为什么给机构钱了,机构还是留不住社会工作者?”街道购买了大V 机构3 年的服务,机构的社会工作者却从原来的10 多人减少到了几个人。
“在清远,机构一线社会工作者的年薪普遍是4 万元左右,现在街道社工参考广东‘双百计划’的年薪,每年5 万元左右,此外还享受街道的各种福利待遇,没有后顾之忧,只管用心做好专业服务。”凤城街道社工负责人刘淑君说。同期驻点在凤城街道后街社区的6 名双百社工均表示,他们的薪酬是每年按5% 进行递增,工作相对有保障。
这样做是不是政府大包大揽, 与政府简政放权不符?也有人质疑由政府直接招聘的社会工作者会不会成了政府的“伙计”,能否保障专业性?
“街道招聘的这15 名社会工作者目的是成为辅助街道工作的伙伴, 与街道共同协作来解决政府服务群众不到位的细节问题。如有些贫困边缘户政策覆盖不到,社会工作者可以介入,有针对性地帮助他们。” 凤城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兼双百社工站站长张文蕾说,“为保障社会工作的专业性,街道通过配备专业督导及完善培训、考核体系等,避免社会工作服务被‘行政化’或‘活动组织者化’。”

442b34c38b7750ba225d973f37154b92.jpg
服务初心:是 paper work,还是 people work
“之前在机构工作时,需求调研是为了写项目方案进行投标,一般不会很深入,如果方案中标了马上就做。而现在,我们会根据调研的需求来设置服务领域,然后规划月度、年度服务计划,并围绕居民需求开展服务。”刘淑君说。一位曾在机构工作的社会工作者对记者说:“因为项目有很多评估指标, 必须拼命搞活动完成指标,做文书常常加班到凌晨一两点,没时间与居民多交流。”
凤城街道社工站的双百社工杨敏说:“当初,我惊讶‘双百计划’ 怎么给3 个月的时间调研?以前在机构工作哪有这么长时间去调研, 指标任务太多,根本没时间去。后来发现,双百社工虽然没指标,但有四大任务:与群众搞好关系、把情况搞清、找到服务方向、聚起人气。”
驻点后街社区就是双百社工走访后根据居民需求而做出的选择。记者在后街社区采访时正好碰到一位坐着轮椅的大爷在晒太阳。他告诉记者,以前这里治安很不好,而且家家户户都养狗。记者在走到另一户门前时,一只小狗正安静地趴在门口,似乎在想念它的主人。这户的主人是双百社工在走访时发现的一位“三无”老人。老人因病入院后,生活不能自理,社会工作者及时将情况告知了街道民政办,共同协助这位老人顺利入住福利院,社会工作者还每月定期去福利院探访。
穿过巷子后的拐角处,还没等双百社工敲门入户,一位婆婆就出来迎接社会工作者进屋拉家常。双百社工站副站长钟嘉慧说:“我们做了大半年行动研究,好像没见什么效果,忽然有一天这个效果就爆发出来了。比如我们要搞活动,不知不觉中这些居民就主动参与进来。”服务效能:是评估指标,还是服务标准
在机构社会工作者痛斥指标带来的各种“情非得已”时,某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投入很大,从目前来看,没有比量化指标更能反映服务的效果。
也有人告诉记者:“有些机构承接了来自不同资方的项目,陷入了疲于应付来自不同评估方的困境。指标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应有服务标准。香港特别行政区每项服务领域、每类人群都有服务标准,值得学习。说到底还是指标成熟度及机构或社会工作者专业性不够。”
在清新区,有一家名叫教育交流服务中心的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主要从事教育服务,已在该区扎根近十年。负责人欧阳淑娟说:“我们较少受评估指标影响,机构接受民间捐赠的资金高于政府购买,民间捐助项目很放心我们的服务,指标要求很弹性。”
香港资深社会工作督导梁建雄告诉记者,香港第三方评估机构不对社会工作服务推行质性监察,只由出资方对服务产出数字和过程做有限度监察。
“无论是在机构、街道还是‘双百计划’中做社会工作者,关键是团队负责人的理念,是为应付指标还是为服务,简单粗暴的评估用在社会工作服务上不太得当。”广东社工“双百计划”清远地区专职协同行动者曾艺飞认为。
实践逻辑:是专科还是全科发展
政府购买机构社会工作服务还是直接招聘使用社会工作者?与清城区毗邻的清新区民政局社会组织股股长黄志军表示:“都需要,一个协助政府搞创文创城,一个服务基层居民。”
该区太和镇党委委员、副镇长黄志洪讲述了这样一个苦恼:太和镇20 多万人,镇政府编制100 多人, 需要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来充实基层力量不足,为此,他们购买了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服务,可他感到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就像劳务派遣公司, 人员不稳定。
“社会上各类机构鱼龙混杂,有些商人混迹其中以赚钱为目的争取政府资源,导致人才留不住、服务质量参差不齐。”曾生说。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数量快速膨胀也成了政府购买服务“热”的特殊产物,有些机构还不具备承接政府职能转移的能力时,就开始边做“大而全”的服务,边搞连锁经营。
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相关人士说,这种现象的出现是因为政府和机构签有订单式的服务合同,合同外的服务项目是需要增加费用的, 这样做了,机构可能就被政府认为“不听话”或者服务“没达到预期”。另外,政府购买机构服务,机构要承担6% 的税费,再加上较高的管理运营成本等,也迫使机构需要不断地承接项目维持运转。
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是否需要转型,与街道社工、双百社工差序服务? 清新区那家从事社区教育的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实践经验给出了答案。该机构在10 年的发展历程中,既获得了团队成长,又获得了政府部门青睐,相继有检察院及教育、卫计、民政等部门购买他们的专业服务。该区民政局局长凌剑彬认为,这样的机构提供的服务符合社会发展需要,也是政府和居民最需要的。
“伴随群团组织改革,会出现服务不同群体和对象的各类专业机构,这些机构将与街道社工(双百社工)形成互为补充的合作格局。” 曾生说,“在培育社会自治力量过程中,要百花齐放,需要警醒的是社会工作服务机构要多问问初心,社会工作服务是为了什么。”
后记
广东的社会工作走过了十年, 以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服务的做法,在发展中逐渐浮现出一些问题,如服务存在表面化、碎片化, 社会工作人才流失,评估指标导向等,但这些都将会随着发展慢慢得以重视并解决。从政府扶持机构发展,到机构专业化发展,这一过程如大浪淘沙,有能力承接政府职能转移的机构,必会走得更坚定、更远。同时,广东省民政厅于去年推出“双百计划”,既是为了全省社会工作的均衡发展,也希望借此探索社会工作发展新路径,解决社会工作发展中的问题。
无论是政府购买社工机构服务,抑或是当前粤东西北政府直接购买使用社会工作者方式,都有其优势之处。发展社会工作,“机构化” 与“去机构化”,机构应如何发展值得思考与探索,但无论哪种推进方式,社会工作服务的宗旨都要以为民服务为中心,以解决问题为导向,唯此,才能真正发挥社会工作在新时代的应有作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广州公益网 ( 粤ICP备14025298号 ) 法律顾问:广东易恒律师事务所

GMT+8, 2019-6-16 14:35 , Processed in 0.035558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